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阜阳:进一步提高群众意识扎实做好精准扶贫工作

文章来源:洞头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6日 13:34  【字号:      】

百人欢乐斗牛辅助开挂软件 —【 17037511139】【认准正版不迷路】【正版带你上高速】

  


  2018年3月底,科大讯飞发布了一份令人不大满意的2017年度成绩单,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63.97%并创下上市以来最大增幅的同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率却首度出现了负增长的情况;这种增收未增利的状况,引起了人们对于科大讯飞在业务扩张下的业绩含金量的忧虑。  4月24日凌晨,科大讯飞又发布了截至2018年3月31日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这份财报在从某种程度上延续了其在去年年报中提现的财务和业绩发展态势。  营收与净利润之间的不平衡  财报数据显示:  - 科大讯飞今年一季度营收13.97亿元,同比增长63%。  - 净利润8199.22万元,同比增长10%。  可以看到,作为财报中最为重要的两组数据,科技讯飞在第一季度的营收上的增长与其净利润的增长并不匹配,营收大增而利润提升有限,二者出于不平衡状态。对于营收方面的相对大幅度增长,科大讯飞在财报中解释称:  “上述经营成果主要系公司业务拓展、销售规模扩大,教育、司法、智慧城市、消费者等业务增长所致。”  雷锋网了解到,与2017年Q1相比,今年一季度的科大讯飞在整个业务体系的扩张上非常明显。尤其是在2017年年底的年度发布会上,科大讯飞一下子发布了AI+教育、AI+医疗、AI+客服等三大领域的10个产品,从而让科技讯飞在语音方面的AI技术积累迅速走向实际应用场景。  与此同时,科大讯飞在消费者业务方面的探索也在继续。  同样是在2017年的年度发布会上,科大讯飞发布了面向旗下晓翻译机的1.0 Plus操作系统,按照科大讯飞执行总裁胡郁的说法,这款翻译机在2017年的销量火热甚至一度脱销(虽然雷锋网得到的消息是这段产品的销量不佳,最后只有部分政府部门采购);就在前不久的4月20日,科大讯飞在第一代翻译机的基础之上又推出了第二代翻译机——晓译2.0。而在翻译机之外,科大讯飞也在录音设备、教育类机器人、儿童手表等消费者品类方面继续布局。  科大讯飞方面总结称:  “公司持续加大人工智能相关领域的研发投入,持续加大人工智能开放平台生态体系构建的投入,持续加大人工智能在教育、司法、医疗、智慧城市等重点赛道的市场布局投入。”  不过,业务的拓展往往意味着包括庞大的人力资源增加。科大讯飞方面表示,2018年一季度公司员工规模较去年同期增长近3000人,费用成本对应增加,较大程度上影响了当期税后利润增幅,导致公司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46.34%。  这也许可以作为科大讯飞Q1净利润率增长有限的其中一个原因。  然而,在科大讯飞的Q1净利润中,有包含非经常性损益的成分在,扣除这部分,科大讯飞在Q1的净利润其实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6.34%;也就是说,按照自身业务独立运行的状况,科大讯飞的Q1净利润其实表现很差,只有两千多万。而在上述非经常性损益中,最为惹眼的就是科大讯飞获得了来自政府补助的近6000万人民币,对于这笔钱的来源,科大讯飞解释称:  “公司所获得的政府补助主要是政府和行业主管部门为落实国家产业发展战略,向公司拨付的基础研究经费或重点项目专项经费。”  最后,这笔钱在与其他方面的收支进行冲抵之后,最终被并入到科大讯飞的最终净利润中。看起来光鲜靓丽,但却不免令人生疑:如果没有政府补助做支撑,科大讯飞Q1的利润表现到底及格么?  从技术到场景,还是从场景到技术?  对于科大讯飞的财务状况,著名学者薛云奎曾经有过质疑,他认为科大讯飞的发展存在着巨大风险,并用【股市上的大公司,财报上的小公司】来定义它的表现。在雷锋网看来,科大讯飞本次财报中所体现的数字似乎也有力印证了这一点。2017年11月,科大讯飞的市值一度超过千亿人民币,如今虽然有所缩水,但依然是七八百亿的水平;在这样的市场预期之下,科大讯飞交出的这份答卷,似乎显得有些寒碜了。  在本次财报中,似乎是为了稳住投资者的信心,科大讯飞列出上文中提到的投入项目以及由此由此带来的净利润下降之后表示,上述投入有助于该公司提升产业领导者地位,保障未来可持续发展和长期盈利能力;并预计今年上半年盈利9655.52万元至1.5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10%至40%。  对于可能产生变动的原因,科大讯飞特意强调称,智能语音及人工智能产业持续发展,公司还在加大产业布局和核心技术研发。  在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看来,关于语音和人工智能持续发展的说法的确没毛病,而科大讯飞的产业布局也在努力向外铺开,但是联想到科大讯飞在To C消费领域的困境,以及来自BAT等大型互联网公司(尤其是百度)的竞争丝毫没有放缓,也许这一说法更像是给自己留一个未来的台阶下。  对于科大讯飞未来的商业化之路,AI商业化战略专家吴霁虹的看法值得借鉴。实际上,与BAT相比,和科大讯飞的技术转应用之路是完全不同的;BAT切入人工智能商业或者产业是基于大数据的优势,这是符合规律的;而科大讯飞多方面坚守技术创新,业务的核心一直围绕技术层面——一方面语音对于未来的人工智能而言是非常关键的入口;另一方面相较于其他巨头,科大讯飞用户的积累与应用场景的搭建,显得较为疏离。  一个是带着应用场景寻找技术,一个是带着技术寻找应用场景;很难说这两种模式哪个更加有效,但在BAT这种级别对手(尤其是百度的语音技术还采用了免费策略)的竞争之下,任何一家公司都会感到头疼。  在4月24日开盘之后,科大讯飞的股价出现了大幅度下跌,跌幅一度高达5.06%。可见,尽管科大讯飞花了很多力气让大家相信它在业务投入方面的努力和由此带来的美好发展前景,它的投资者们还是用脚投了票。 科大讯飞人工智能政府财报 我要反馈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相关新闻 加载中 点击加载更多
本报记者 赵琳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经历了前期银行贷款逾期、董事长辞职、控股股东持股被冻结后,德奥通航(002260,股吧)再度引爆业绩“地雷”。  4月16日,德奥通航发布2017年度业绩快报修正,将此前预计2017年亏损7250.73万元修正为亏损4.75亿元。对于亏损金额陡增4亿元,公司方面表示“审计机构要求公司对通航子公司按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进行处理,对相关涉及的股权投资及实质上构成净投资账面价值进行全额转入当期损益处理。”德奥通航董事会同时就本次业绩快报修正事宜向广大投资者致歉。  利空消息接踵而来  3月15日,德奥通航发布的一则关于公司银行贷款逾期的公告犹如平地惊雷,令市场瞠目结舌。公司当时逾期贷款本息累计达到2.05亿元。此后,德奥通航又陆续发布了公司董事长、副总经理、董事王鑫文以身体健康原因为由辞职;中止对部分海外子公司资金投入;以及控股股东北京市梧桐翔宇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等公告。  在一连串利空消息的轰炸下,投资者对德奥通航经营能否为续产生了担忧。《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德奥通航董事会秘书陈国辉,他表示,“目前公司在董事会及经营管理层的领导下,生产经营有序运行。”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投资者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先是公司签署了《融资协议之补充协议》,获得1亿元贷款金额;接下来又通过向兴业银行(601166,股吧)广州环市东支行申请不超过1.8亿元的借款,用于借新还旧;此后,公司归还了建设银行佛山市分行的2000万元全部借款,并与广西广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意向书》,拟通过广西广投在不良资产处置及相关金融服务领域的牌照优势和经验积累,解决运营中面临的暂时困境。同时,德奥通航还补选了现任财务总监张之珩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  相关资料显示,张之珩自2013年起担任德奥通航财务总监,但并无从事通用航空领域的经历。由财务总监担任董事长是否是权宜之计?陈国辉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张总是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出来的,具有很强的专业能力;同时英文很好,前期公司很多与境外企业的洽谈沟通他都起到了核心人物的作用,他对通航的知识也掌握了很多。”业绩亏损增加4亿元  不过,4月16日德奥通航的业绩快报修正公告还是给了投资者当头一棒。根据公司预测,2017年营业收入由此前的预计亏损7913.22万元,修正为亏损5.58亿元,修正后同比下降15426.69%;净利润由此前的预计亏损7250.73万元,修正为亏损4.75亿元,修正后同比下滑9343.06%。  对于亏损突然多增加了4亿元,德奥通航表示,“由于公司重大债务逾期的风险仍未完全消除,公司的资金状况尚未得到根本性的好转。据此,审计机构认为公司所处的经营能力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出于审慎审计的原则,审计机构要求公司对通航子公司按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进行处理,对相关涉及的股权投资及实质上构成净投资账面价值进行全额转入当期损益处理。”  德奥通航董事会对此发布了致歉声明,其表示,“公司将在日后工作中加强管理,提高业绩快报准确性,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敬请广大投资者谅解。”  事实上,德奥通航此前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业绩预告也出现亏损,亏损约为1500万元-2500万元。其主要原因是家用电器业务一季度为销售淡季;汇兑损失增加,以及公司通航业务未能形成订单收入。  陈国辉表示,“与前期相比,公司的一些问题已经逐步在解决中,但需要时间。比如与一些机构的沟通,对方看到公司这样的情况,肯定也会有一些想法,所以要慢慢来。”  3月24日,陈国辉在微信发表了一条“情怀在特定条件下也是一种战斗力,支撑着……”的朋友圈。其时,正是德奥通航最低谷的时候,这条微信似乎能够印证当时他的心情。对此,陈国辉向记者表示,“我2003年就来到了公司,一干就是15年,对公司还是很有感情的,现在是公司最困难的时候,我必须在这里。”



(责任编辑:名城新闻网)

专题推荐


? 1996 - 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