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三公普通扑克报牌器

三公普通扑克报牌器:张艺兴双台跨年点燃舞台 跨屏助力收视率


24小时在线: 13411168365

销售全国手游斗牛辅助软件;一定要牛斗牛 、阿拉牛 、牛总管斗牛 、牛大魔王 、牛将军 ,各种麻将软件 ,各种十三水软件 ,各种金花软件, 各种棋牌麻将。十三水。斗牛应有尽有......

1月9日上午,在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偕夫人布丽吉特一同在北京参观故宫。 中新社记者 卞正锋 摄1月9日上午,在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偕夫人布丽吉特一同在北京参观故宫。 中新社记者 卞正锋 摄  文在寅、马克龙自传中文版先后上市 特朗普、普京等人自传持续热销  外国领导人自传热销中国背后  近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自传《命运:文在寅自传》中文版新书发布会在北京韩国文化院举行。同月,法国总统马克龙自传《变革》中文版也登陆中国图书市场。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在各大电商网站,众多国外现任领导人传记都是当下图书市场的热门类别。国外现任领导人自传是如何在中国出版的?出版过程中有哪些故事?他们在书中怎样论述中国?北青报记者为此采访了上述书籍的出版商和译者。  访华期间推出竞选决定之书  岁尾年初,两位贵客踏上访华之旅。  韩国总统文在寅2017年12月13日至16日对华进行国事访问。不到一个月,2018年1月8日,法国总统马克龙抵达西安,也开启了访华行程。正是在这样的时间段里,他们的中文版自传与中国读者见面。  文在寅自传《命运》原版最早出版于2011年,本土销量百万册,创韩国历届总统自传销量之最。2017年5月,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后,《命运》再次走入公众视野。书中展现了一位贫民之子的总统之路,也记录了他与包括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等人的命运交错。据了解,《命运》的中文译本是文在寅授权的首个外文译本。文在寅在中文版序言中写道:“授权第一个外文译本为中文译本更让我觉得这本书的出版意义深远,令人快慰。”  作为2018年访华的首位外国元首,法国总统马克龙最近也是频频出现在中国媒体端。为期3天日程,马克龙先后到访西安、北京。同文在寅相似,《变革》一书也是在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前出版。2016年11月,马克龙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与竞选,并出版了介绍自己政见的书籍《变革》,该书随即成为畅销书。2017年5月,39岁的马克龙赢得法国大选。有评论分析,该书是马克龙成功竞选的“决定之书”。  为何在领导人访华期间推出其自传?《变革》出版方之一的四川人民出版社文学出版中心副主任王其进说,无论从公共外交、文化民间交流,还是从总统个人经历带来的正能量看,这本书都是一部不错的作品。选择该时间点推出其中文版自传,可对中法文化交流有所帮助。王其进还透露,严格说这本书的出版过程也就40多天,2017年12月30日下印,2018年1月5日出版社拿到样书,并赶在马克龙出访前,派人前往巴黎,将样书送到爱丽舍宫。  马克龙在一些场合也不忘推介自传。王其进说,2017年9月法兰克福书展时,法国是主宾国,马克龙出现在现场。“《变革》版权输出了20多个国家,马克龙通过外交部门,想接见这20多个国家的出版商,《变革》中文版出版方之一的凤凰阿歇特总经理徐革非,就代表我们去见了马克龙”。当时,自传中文版文稿尚未译好,封面先做了出来,马克龙在封面上签下“绿色的中国”几个字,“他比较关注环保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特朗普的自传已经印刷7次  除了近来出版的文在寅、马克龙的自传中文版,美国总统特朗普、德国总理默克尔、俄罗斯总统普京、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自传中文版也都在持续热销。特朗普自传有5个版本之多,其中,1987年出版的《交易的艺术》中文版(《特朗普自传:从商人到参选总统》)在中国已经印刷7次,在某电商平台人物传记销量排行榜中名列前茅,评论多达5000余条。  对此,王其进表示,国外领导人传记不是都畅销,但也不会太差,一般与该国家在中国的影响力成正比。“比如马克龙这本传记,能够畅销与中法文化交流紧密有着很深的关系。加之其成长经历和感情故事都较为传奇,并且充满正能量,种种原因都让我们对这本书充满期待”。  而谈及为何引进文在寅自传,该书责编申丹丹表示,《命运》在韩国虽已出版5年,但出于历史因素、邻国关系,韩国仍是个“大IP”。这本书展示了文在寅丰富的个人经历,值得中国读者一读。  那么这些人物传记里,领导人是否会谈到他们对中国的印象?  文在寅为自传中文版撰写了一篇序言。他在序言中写道:“我希望这本书能够为巩固中韩两国友谊,加深彼此互信,并一起挽手奔向我们共同向往的大海做出贡献。”  据《人民日报》报道,2017年7月,在德国举行的G20峰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文在寅会晤并提及文在寅自传。习近平说,“您在自传中提到‘长江后浪推前浪’,表达了作为政治家顺应潮流、推动社会进步的远大抱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当时,文在寅回应,“韩方愿同中方一道,加强高层交往及各领域交流合作,将韩中关系打造成实质性战略伙伴关系”。  而马克龙也在自传中文版中阐述了对中国的态度:我们必须改变对中国的看法。如果我们能够放弃成见,调整做法,中国对我们来说不但不是威胁,反而是机会。  此外,马克龙还在书中提议与中国展开全方位合作。他在此处谈到了夏尔·戴高乐总统:“中国领导人从未忘记,法国是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国家。”  本组文/本报记者 赵萌  责编对美编说“青瓦台来电了”  作为当今世界最炙手可热的政治人物,文在寅、马克龙的自传,已成为公众获悉他们的最直接渠道。  说起来,两位总统的自传在中国出版,背后还有一些故事。  据《命运》、《变革》中文版出版方介绍,因为人物的分量,想拿到两本书的中文版权并不那么简单。  章晓明是文在寅自传《命运》中文版出版负责人之一。章晓明介绍,文在寅当选前,自己就一直关注他,因为职业敏感,加之国与国之间的政治形势,当自己了解到文在寅有本自传时,自己所在的凤凰联动第一时间与韩方出版社取得了联系。  “我们是首家和韩国版权方取得联系的,但不是唯一一家。最后能赢得授权,这当中的竞争还是很激烈的。”章晓明说。  谈起《变革》,也令中文版责编之一、四川人民出版社的张春晓印象深刻。《变革》与她以往操作的图书不同,主要表现在出版流程上。张春晓说,这本书涉及外国领导人,所以需要重大选题备案,一般图书则不需要这个流程。凡涉及重大选题备案的图书运作,通常要很长时间,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或一年以上。“我们想在马克龙访华时推出,因此通过多方努力,将时间压缩至两个星期,使得本书能够顺利出版”。  王其进告诉北青报记者,《变革》的制作工艺复杂,外方出版社还要求审核封面。“从拿到中文译本到出版仅用了40天,这当中离不开中国外交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法国驻华大使馆的努力”。  为总统出版自传,在出版过程中,译者、编辑会和总统本人沟通吗?《命运》中文版译者王萌说,倒不会和总统本人联系。但听《命运》中文版出版方负责人之一的于一爽说,他们倒是会和韩方沟通一些事。比如,经常快下班时听到责编和美编说不要走,青瓦台来电话了。“来电机构隶属于青瓦台。而这本书的一些事,要通过韩国版权代理方给到青瓦台的相关机构去看,所以会和青瓦台有一些间接沟通”。
(原标题:崇礼:风口上的滑雪产业) 时至今日,即便对滑雪毫无兴趣的人,也不会不知道“崇礼”的名字。当2015年7月31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上,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举起“Beijing 2022”的标牌,崇礼,这个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的山区县城在一夜之间得以与首都比肩。从1996年第一个雪场建立,到如今拥有7家建成营业的雪场、300余家酒店宾馆,每年至少接待上百万人次的滑雪者,20年间,崇礼完成了从贫困县到“冰雪小镇”的进化。这背后,是中国的滑雪运动,从竞技体育到精英运动、再慢慢走向大众的转变,也代表了中国滑雪产业整体的起步过程。被冰雪改变的贫困县?20年前,崇礼人对“滑雪”毫无概念,但现在,每见到外地来客,他们说的第一句话都是:“来滑雪的吗?”崇礼与滑雪的渊源始于1996年。当时,为了在民间推广滑雪运动,1949年后中国第一位全国滑雪冠军、时任国家体委滑雪处处长单兆鉴,开始在北京周边寻找一处适合大众滑雪的场地,崇礼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地形条件引起了他的注意:位于内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境内有众多坡度适中的山脉;在区域小气候的影响下,这里冬季降雪早、雪量大,平均气温零下12℃,存雪期超过150天。要建滑雪场,崇礼的先天条件与东北还有一定差距,但在华北地区已称得上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崇礼距北京240多公里,单程交通,只需几小时车程。经过多次考察,单兆鉴和投资人郭敬在崇礼建起了第一家滑雪场:塞北滑雪场。雪场是在喜鹊梁北侧开辟出的一条山道,雪不够的地方,就以5毛钱一袋的价格请农民背雪上山,填平后用铁锹拍实,生生靠人工铺出了一条300米的雪道——这就是崇礼滑雪场的开端。以今天的标准看,塞北滑雪场的设施十分简陋,也没有缆车,从雪道上滑下来后,只能靠一辆吉普车运上山。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人们的热情。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都成了国内最早一批滑雪发烧友。尽管一些历史学家认为,新疆阿勒泰可能是人类滑雪运动的起源地,但中国显然不是一个拥有滑雪文化的国度。1949年后,滑雪一直以竞技体育的形式存在。国内为数不多的几家滑雪场都在东北,但也主要作为国家滑雪队的训练基地。直到1996年,哈尔滨承办了第三届亚洲冬季运动会,中国第一个商业滑雪场亚布力风车山庄才建成,开启了中国大众滑雪的大门。但那时,绝大多数民众对“滑雪运动”的认识仅止步于“概念”:一方面是雪资源的限制,另一方面是消费能力的门槛。1999年后,随着人工造雪技术的普及,越来越多的雪场出现在东北以外天然雪不足的地方,也是在这个时期,北京在短短两年内先后建成了6家雪场。作为全国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北京代替东北,逐渐成为中国最大的滑雪消费市场。崇礼也迎来了机遇。2003年,滑雪发烧友、好利来集团创始人罗力在崇礼投资建成了万龙滑雪场。这是中国第一家全开放式雪场,雪道长、落差大,人工造雪质量好,很快就吸引了北京的众多滑雪发烧友,随后,长城岭、多乐美地、云顶等多家大型雪场陆续建成,崇礼逐渐成为华北地区滑雪一族的聚集地。廖竞生就是从万龙走出来的发烧友之一。他曾是北京一家地产公司的副总,2008年接触滑雪后,成了万龙的常客:“北京的滑雪场和崇礼这边比起来,就是小土坡。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崇礼还是贫困县的样子——廖竞生记得,直到2010年前后,县城里还是破破烂烂的土坯房,路上到处是泥,“满大街跑着大黑猪”。当时,全县只有一家很小的政府招待所,每逢雪季,房间供不应求,大家白天滑完雪,晚上只能挤在农民家的大炕上,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变化开始于2013年。这年11月,北京宣布与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将河北送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在张家口市大力发展旅游产业政策的推动下,崇礼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2015年,冬奥申办成功后的首个雪季,崇礼累计接待了205万游客,人均消费额700元,直接收入超过14亿元。2016年1月,张家口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获国务院批复,崇礼县升级成为崇礼区。2017年3月,河北省第一批特色小镇创建类和培育类名单正式公布,崇礼区“冰雪文化小镇”赫然在列。截至2017年7月,共有35个旅游景区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正在进行,总投资额高达883.61亿元。如今,在崇礼商贸新区,各式各样的酒店、宾馆、雪具店一家挨着一家。“爱雪”“奥雪”“雪绒花”“雪乡人家”……目光所及,都是与“雪”有关的店铺招牌。傍晚,街上的霓虹灯亮了起来,火锅、烤羊腿、小龙虾、日韩料理、汉堡披萨、西班牙海鲜饭、精酿啤酒……各地的美食令人目不暇接。你还可以坐在咖啡店里喝上一杯焦糖玛奇朵—— 一杯38元。就在2017年10月,这个只有两条主街的县城第一次有了滴滴司机——最初是2位,逐渐发展到六七位。还没进入滑雪旺季,每人一天已可以拉上二三十单。土坯房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高档住宅楼。冬奥申办成功后,这些曾“发传单也没人买”的楼房被蜂拥抢购,“一夜之间房价涨了3倍”。据崇礼区旅游局提供的数据,2016年至2017年雪季,崇礼共接待游客267.6万人次,收入18.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2.5%和22.7%。全县现在常住人口12.6万人,因滑雪产业带动就业的有2.7万人。“这几年,真的是刮目相看!”因为看中崇礼未来的发展,廖竞生在2013年萌生了在崇礼创业的想法。经过两年的市场调研和规划,他投资的晴朗酒店于2015年在商贸新区中心地段开业。作为最早入驻的商人,在此后两年里,廖竞生见证了越来越多的商家成为“左邻右舍”——无论是酒店、餐饮还是雪具店,绝大多数店铺的主人都像他一样,来自北京。这个贫困县被冰雪改变 如今闻名亚洲房价涨了三倍2017年12月8日,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内的京张高铁崇礼支线铁路太子城隧道,工人正在隧道南洞施工。未来的数年内,北京到崇礼的交通条件将得到较大的提升。摄影/本刊记者 董洁旭风口上的滑雪场2013年,赵琼刚被集团派到崇礼来时,有种“被发配”的感觉:天气冷、地方穷,下午两点到县城,所有餐馆都已经关门了。位于县城20多公里之外刚刚开业的密苑·云顶乐园更是一座“孤岛”:快递送不到,没有4G信号,宽带速度慢,上网追个剧都磕磕绊绊。作为马来西亚云顶集团与卓越集团重金打造的项目,云顶乐园2008年开始施工,2013年正式开业,一期工程建筑面积15.5万平方米,包括13万平方米的五星级酒店、35条雪道和3条具备全程座椅加热功能的顶级缆车索道。按照规划,他们将共开发88条、总长度约为70公里的雪道,并在10年内建成一个集冰雪运动、户外运动、会议宴请、避暑疗养等功能为一体的国际旅游度假区,总投资达180亿元。云顶乐园公共关系部总监赵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初放弃东北而选择崇礼,一是因为这里的气候、环境与欧洲的滑雪度假小镇有些相像,二是看中了这里与消费市场的距离——自筹建伊始,他们瞄准的客群目标就是北京。但计划最初并不顺利。刚开业时,崇礼已有了几家大型雪场,为了吸引客源,云顶花大价钱打广告、做活动,始终收效甚微。“当时我们真的有点儿绝望了,毕竟北京有2000万人,我们要花多少钱才能让大家了解一个新行业?”赵琼说。云顶的困扰也是当时中国滑雪产业的困扰。在国外,滑雪通常是与高尔夫等精英运动并列的“中产标配”。雪票、雪具价格不菲,开车到远离城市的山区,请教练培训——这是有钱有闲一族才消费得起的爱好。而中国的大众滑雪起步较晚,对于普通人而言,相比打球、跑步,滑雪还是太遥远了。曙光来得却比预料得早。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5年,全国共有568家滑雪场,较2014年新增108家,增长了23.48%;而在2010年,全国只有270家。到了2016年,全国滑雪场数量达到646家,比上一年增加了78家,增幅13.73%。滑雪人数从2015年的1250万人次增长到1510万人次,增幅20.8%。《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主编之一、卡宾滑雪集团总裁伍斌是资深的产业研究者,在他看来,滑雪近几年在中国迎来了高速增长,究其原因,一是经济发展到了足够的水平;二是政策推动带来的红利。“滑雪行业是不是发展了,其实就看经济增长。当人均收入到达一定水平,人就会从物质需求转向偏精神方面的需求,旅游度假的生活方式就会被更多人选择。按照国际统计数据来看,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旅游度假市场就会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伍斌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一切都是这么巧合:据统计数据,2015年,中国大陆的人均GDP突破了8000美元;也正是在这一年,北京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三亿人上冰雪”成为了全民的目标。云顶随后被正式确定将承办2022年冬奥会的自由式滑雪和单板滑雪两个大项比赛。不再需要打广告,滑雪者便慕名而来,仅2015至2016年雪季,客流量比上年增长了60%。如今,云顶一个雪季的接待人数达20余万人次,比刚开业时差不多翻了一番。增速不算很快,但赵琼觉得意义非凡:“因为滑雪并不便宜,滑雪人数翻了一番,与跑步人数翻了一番,意义完全不同。”他计算过,一对情侣在云顶度过一个周末,滑雪、食宿、娱乐等全套花费在8000元左右。这不是个小数目,但这两年,云顶大酒店的周末入住率都能达到75%,许多是办了会员卡,一进入雪季,每周都会过来滑上两天。2017年11月11日,云顶迎来了新雪季的“开板日”,当天,共有2500名滑雪者到场,比上个雪季增长了50%。云顶并非唯一的受益者。冬奥申办成功后,万龙的雪场面积从原来的8800平方米扩大到17000平方米,2015至2016年雪季,万龙接待的游客达22万人次,同比增长了2.5倍。市场有需求,政策有支持,大量资本随即跟进,滑雪行业站在了风口上。如今,崇礼已然成为了国内新的滑雪运动中心。从2015年到2016年,北京瑞意集团投资200亿元建设的太舞四季文化旅游度假区、富龙控股总投资260亿元人民币的四季小镇旅游度假区等大型新建项目,也相继在崇礼落成。?按照雪场设计标准,富龙·四季小镇所处的山地地形条件并不适合建雪场:没有成片的山坡,坡面又被三条山谷的沟壑切割成碎片。但在山上爬了两天后,富龙滑雪场总经理张力涛觉得,他们可以通过设计和商业上的创新,打造出一个“好看、好玩、有文化内涵”的滑雪场。张力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富龙的目标客户主要是初学者、有一定水平的年轻人和亲子家庭。因此,雪场设计也更讲究趣味性和娱乐性:橘红色的缆车库,红色的护网杆,五颜六色的休息椅……力图呈现出时尚、活力感十足的视觉效果。“破碎的坡面”,则被打造成一个占地7万平米的地形公园:通过设置难度不同的道具,为想要玩花样、练技巧的滑雪爱好者们提供更多的玩法;此外,还有专门针对亲子家庭的戏雪乐园、儿童滑雪服务中心等。因为距离县城只有5分钟车程,富龙成为目前崇礼唯一开放夜场的雪场。张力涛说,这延长了人们在雪场的时间,也改变了到崇礼滑雪的方式:过去,北京雪友们要在周末早早起床赶到崇礼,有了夜场后,他们可以先睡个懒觉,中午再出发,晚上在夜场的灯光秀中驰骋一番。崇礼的发展只是“冰雪经济”在中国的一个缩影。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目前,全国600余家滑雪场虽然仍以东北地区为主,但华北和西北近年来都保持了快速增长,超过60%的新增雪场都位于这两个地区。截至2016年,在34个省级行政区中,仅有上海、江西、西藏、海南及港澳台地区尚未建成滑雪场馆设施,但在上海、江西、西藏三地,也已有项目在进行中。2016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等四部门联合印发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提出:到2020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人民币,到2025年,增至10000亿元人民币。这个贫困县被冰雪改变 如今闻名亚洲房价涨了三倍太过初级的市场必须承认的是,在世界范围内,几乎所有的传统滑雪市场都在缓慢下滑。以美国为例,1980年代初,全美有700多家滑雪场,如今正常运营的只剩下460家左右——事实上,自1981年犹他州的蒙太奇鹿谷度假村(Deer Valley)和科罗拉多州的海狸溪滑雪场(Beaver Creek)开业以后,北美再没有新建大型滑雪度假区。美国滑雪场协会(NSAA)的一项调查指出,缺少空闲时间、花费高和婴儿潮一代的逐渐老去,是导致滑雪群体缩减的主要原因。但在中国,一切才刚刚开始。2017年9月,全球最大的旅游度假集团Club Med与TripAdvisor(猫途鹰)联手公布了《中国滑雪消费者市场深度调查报告》,指出随着中国滑雪市场的快速发展和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申办成功,中国人对滑雪的需求迅猛增长。在3000多位受访者中,约三分之二有过滑雪经历,其中60%表示会在三年内再度滑雪,还未尝试过的受访者中,有70%表示,因为冬奥会,他们对滑雪运动更好奇或更想尝试了。为了抢滩非雪季市场,室内滑雪场也在中国大量涌现。数据显示,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拥有室内滑雪场最多的国家——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运营和在建的超过30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万达哈尔滨室内滑雪场。这个耗资40亿元、占地8万平方米的“庞然大物”于2017年6月开业,拥有4条雪道,最长的一条达500米,最高垂直落差80米,最多可同时容纳3000人滑雪。上下游也被带动起来。阿里研究院和波士顿咨询公司联合发布的《中国消费新趋势:三大动力塑造中国消费新客群》显示,在2016年,仅在阿里的零售平台上,就有超过1300万人购买滑雪商品。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创业者也开始在这原本小众的领域发力,并很快获得了资本的青睐。2016年7月,专注于B端滑雪服务开发的“滑雪族”完成了Pre-A轮1200万元人民币的融资;同月,一站式滑雪服务平台“GOSKI”也宣布获得33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指出,中国滑雪场数量将每年新增近100家,预计到2022年达到1000家,2028年时达到1400家。初露端倪的新风口的另一方面,则是中国的大众滑雪市场还停留在非常初级的阶段。瑞士滑雪产业专家劳伦特·凡奈特每年都会撰写《全球滑雪市场报告》。在他看来,全世界约有10%的滑雪人群来自中国,这无疑是未来最具潜力的市场之一。但他又写道:“但绝大多数滑雪场的设施都很糟糕,只有25家滑雪场能达到西方的行业标准。”他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按照国际惯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滑雪场应该有架空式缆车,有住宿、餐饮和其他休闲娱乐、购物的场所。如果只有传送滑雪者上坡的“魔毯”,并不能称之为“滑雪场”。但在中国,这恰恰是最普遍的情况。数据能说明一切。根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6年,全国滑雪场投入运营的架空索道数量从198条增长到了226条,增长了14.14%;魔毯从618条增加到850条,涨幅37.5%;造雪机从4000台左右增加到5180台,增量达到1180台,接近30%;压雪车从330台增长到410台,增幅24.24%。但在这些高速增长的数字背后,人们不难发现:已有的226条架空索道的数量远远小于滑雪场数量,这意味着2/3的滑雪场没有架空索道。《白皮书》还指出,至少有50%以上的滑雪场没有配备压雪车——这意味着,这些雪场只能靠人工维护雪道。“不是滑雪场太多了,而是好的雪场太少了,有效供给不足。”伍斌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这几年因为滑雪热,各地一些小型雪场纷纷出现,这是在成熟市场中不会出现的情况。小雪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普及滑雪运动的作用,生意也很兴隆,但因为场地太小,硬件条件、教练资源都很有限,体验也会受到影响,其结果是:游客们大多都是体验一下,真正转化为滑雪爱好者的人少之又少。“中国人把滑雪视作与保龄球一样的休闲娱乐活动。”凡奈特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但在一个成熟的市场,滑雪通常被看作一项体育运动。它健康,需要人反复练习,而人们也愿意投入时间。但是休闲娱乐就不一样了。你不会在保龄球馆或是KTV里待上一天。”魔法滑雪学院创始人张岩从事滑雪培训多年,在他看来,这几年虽然参与过滑雪的人数在上涨,但真正能称为“滑雪者”的群体,增幅极为有限。衡量一个滑雪体验者是否成长为长期爱好者,最基本的标志是看他是否会购买一套自己的装备,尤其是初、中级的雪板和雪鞋。中国滑雪产业萌生近20年,世界著名滑雪装备品牌都已进入中国,但销售数字并不乐观。“2011年,初、中、高级都算上,中国大概卖了2万双雪鞋;到2016年,这个数字是2.6万双,其中还有很多是像我这样每年一出新品就要买上几套的发烧友。基于中国这么庞大的滑雪人数,这个增长、转化率太低了。”张岩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作为对比,上个雪季,滑雪单板的世界第一品牌Burton在美国卖了30万块,在日本卖了十几万块,但在中国,只卖了3000块。”这个贫困县被冰雪改变 如今闻名亚洲房价涨了三倍2017年10月31日,河北张家口的崇礼太舞滑雪小镇初具规模。图/视觉中国下一站,度假但眼下,在中国这个庞大、新兴的滑雪消费市场中,入局的玩家们已经把目光放到了比雪道更远的地方。滑雪是季节性很强的行业,“一年闲三季”是雪场发展的普遍瓶颈。而且,滑雪场的投资很大,成本回收的周期往往在20年以上,因而如何在市场完全成熟之前存活下来,是摆在运营者面前的难题。伴随着消费升级,滑雪之外,引入滑雪度假的概念成为当前行业的大方向。首先朝这个方向进军的是大连万达集团。2012年,万达总投资200亿元人民币建造的万达长白山国际度假区开业。这里有43条总长达到40公里的滑雪道,还有高尔夫球场、温泉浴场,以及凯悦、喜来登和威斯汀等多家豪华酒店。这是业内公认的里程碑事件。“从那时起,老雪场都在扩建,大资本带着新雪场进来,可以说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伍斌说。万科也紧随其后。2014年,占地20万平方米的吉林万科松花湖度假区开业。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冰雪事业部首席执行官丁长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在建设时参考了北美多家大型滑雪度假区的商业模型,进口了包括缆车、压雪机等在内的顶级装备,引入了日本的服务标准,目标是打造成世界级滑雪场。2016年雪季,松花湖的客流量达到34万人次,仅次于万达长白山和万龙。崇礼也在这条道路上迈进。无论是万龙、云顶,还是最新入局的太舞、富龙,在滑雪度假的潮流中,虽然市场定位各不相同,但在理念上颇有共识:打造大型、高标准、四季经营的滑雪度假区。滑雪是吸引客流的一个手段,但真正要出售的不仅是雪票,而是一种升级的生活方式。为了吸引青年人,富龙在雪场里设置了山顶咖啡屋和DJ广场。2016年,他们联合国际啤酒品牌科罗娜共同举办了雪地音乐文化节,邀请多位国际知名DJ、艺人到场演出,让游客们在滑雪之余,一边欣赏雪景,一边品尝现场调制的鸡尾酒。他们还组织过创意集市,雪友们可以在这里发现原创的配饰、手工艺术品,感受来自异国的文化风情。云顶也组织过冰雪主题的嘉年华。他们在雪场建起了冰屋,备好了热红酒,滑雪者们结束一天的运动后,背靠雪山喝上一杯,仿佛身处阿尔卑斯山。赵琼说,云顶的游客以出生于1983年到1992年的年轻人居多。他们的50后、60后父母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儿女多受过高等教育,经济比较宽裕,视野更宽,消费习惯也从父辈的节俭转向了“要对自己好一点”。对于这样的客户群体,雪场已不单纯是个滑雪的地方,还要能提供更专业的服务,以及告诉他们“该怎么玩”。“就像苹果(公司),它告诉你,不再需要按键了,因为有了触屏;不再需要硬盘了,因为有了云。现在的中国滑雪市场,消费者也需要引导,我们通过活动、举办国际赛事,告诉大家,滑雪可以是什么样的,什么是滑雪文化,什么是高级范儿。”赵琼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云顶已经引入了马拉松、山地自行车、露营、徒步等夏季项目。眼下,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4年后的冬奥会,也因此有了更宏大的目标:到2025年,云顶将在原定开发88条雪道的基础上,再开发88条雪道,届时,雪道总长度将达200公里。“我们想把崇礼打造成世界十大滑雪胜地,我们站的高度,面对着的是世界。”由万科集团投资的汗海梁滑雪场将于2019年在崇礼开业。这将是崇礼的第9家、也是规划中的最后一家滑雪场。据了解,万科计划投资约200亿元人民币,雪场建成后将拥有90条雪道,总长度130公里,最高落差达810米,雪场面积共计450公顷,可同时容纳2.5万人滑雪,还有80种不同活动场地,成为教育、培训、生活和山地运动多主题的特色度假地。正在施工的京张高铁也将赋予崇礼更大的想象空间。2019年通车后,从北京到崇礼的时间将缩短至50分钟。“以前,中国没有度假的生活方式,旅游就是拉到一个地方购物;现在,则是衣食住行游购娱,但未来的度假消费市场,人们将更关注全家在一起和享受时间。未来的中国一定是全球最大的滑雪市场之一。”丁长峰说,“未来中国的第一个百万人次的滑雪场,一定是出现在崇礼,而不是别的地方。”


相关新闻

  • 三公普通扑克报牌器-金正恩称朝鲜或参加平昌冬奥会
  • 看穿普通碗里色子的点数-领航未来潮流JBL FREE真无线智能蓝牙耳机
  • 多多红安麻将辅助器苹果版-我国中东部将现大范围雨雪
  • 超级棋牌斗牛技巧看穿辅助助手工具下载安装-贵州燃气复牌再涨停 深圳游资买入额超7000万元
  • 悠悠卡五星麻将看牌器是真的吗-“实验3”号劈波斩浪
  • 玩呗斗牌开挂作弊器透视-2017年1-11月光伏发电量达1069亿千瓦时 同比增长72%
  • 押骰子有什么办法知道点数-三德科技: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拟增持不超2%股份
  • 圈圈保定麻将外挂辅助软件工具助手-01月02日上海金交所Au99.99价格275.27
  • 2018有什么办法可以透视普通杯碗-精准支持“高精尖”产业 门头沟今推19条政策
  • 普通扑克牌从背面识牌技巧-锐理土地|2018第一拍 人居、文旅集团底价收获都江堰千亩土地
  • 大石焦作麻将开挂作弊器软件助手下载-未在挂牌时披露关联交易 睿安特被股转出具警示函

  • 分类新闻查询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